首页 >> 新闻库 >> 正文

岗位能手、大国工匠……“兜底”的职校也可以很“香”

发稿时间:2021-10-25 08:39:00 编辑:马云飞 来源: 工人日报

   越来越多打工子弟通过学习技能成为岗位能手、创业偶像、大国工匠……

   “兜底”的职校也可以很“香”

   阅读提示

   近年来,随着发展职业教育、培养大国工匠成为一项国家战略,有关中等职校和普通高中的招生政策也发生调整,职业院校也成为不少打工子弟的升学选择,通过习得一技之长立足,甚至不断涌现出行业顶尖人才,他们中有人成为了岗位能手、创业偶像、大国工匠。

   又是一年开学季,对于莘莘学子而言,中考、高考、分段升学……每一个重要的关口都将影响一生,而在普职政策指导下,注定有一部分学生被分流到职校序列,这其中也不乏打工子弟身影。数据显示,我国技能劳动者占就业人口总量仅为26%,高技能人才仅占技能人才总量的28%,到2025年我国制造业重点领域人才需求缺口近3000万人,家政、养老等领域需求缺口达4000万人。进入职校后的打工子弟们,人生轨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?《工人日报》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。

   一次“执意”的选择

   “太辛苦了”“对眼睛和身体有损害”“未来从业路艰难”……2014年,中考结束后的程邦炼,毅然决定进入成都市技师学院学习焊接技术,但随之迎来了父母以各种理由的强烈反对。

   程邦炼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,母亲身体不好留守家中照看田地,常年在外务工的父亲因为历经了太多生活的艰辛,希望儿子能走一条相对轻松的路,在了解到程邦炼成绩无法达到普高线的情况下,提出了复读的想法。

   “我知道自己不是学习的料,学一门生存的本领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尽管父母坚持,程邦炼还是执意选择了职校,“其实当初也没有多清晰的目标,只是觉得这样是适合我的方向”。进入技校后,他凭借优异的焊接技术被选拔进入校焊接集训队,参加过国家、省市等诸多技能大赛,在2017年成都市青工技能大赛(焊接)中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并取得高级技师资格证。

   职业教育是差生才接受的教育,孩子进中职院校未来渺茫、人才培养存在局限……在广泛的家长群体中,这种对中职的认知长期存在。程邦炼与父母的争执,王洁也曾经历过,好在他们都以实际行动向父母证明了自己的选择。

   “其实家长并不真的了解中职教育的现状,对普高的倾向以及对职校的歧视,都来自于长久以来的刻板印象。”如今已拥有博士学位、任职于宜宾学院艺术与产业设计学部的王洁,至今仍对那年中考后就升学问题与父亲的“谈判”记忆清晰。那一年,她的中考成绩过了普高和“中师”分数线,却在深思熟虑后选择了职校之路。

   因为对自身清晰的前景评估,即便与父母产生巨大的争执,王洁仍坚定迈进了宜宾市叙州区柳嘉职业技术学校的大门,“这是我成长路上一次十分关键的决定”。

   “想要什么”很重要

   在技校期间,程邦炼成功升学成都工贸职业技术学院,今年毕业季,他如愿入职成都飞机工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,这一切对父母来说有些超乎预料。事实上,随着高职扩招,我国已取消了中职毕业生升高职的限制,也就是说,中职毕业生还可以通过职教高考、高职单招、高职自主招生等继续深造,这一比例在很多地方已高达80%。

   “好的工作机会来之不易,先积累经验,学历提升计划已列在日程里”。目前,程邦炼每天都全身心投入在紧张的工作中,他很感恩这个时代,让自己有幸成为航天报国的一分子。“职校生就业并不是难题,但‘就好业’要靠自己,时刻明白内心想要什么非常重要。”程邦炼说。

   同为应届职校毕业生,余军没有急于把自己推向职场,在收到来自四川大学锦城学院智能制造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后,他与一家民营企业解除了就业协议,目前正在老家阆中古城惬意地享受着升学假期。

   “职校的生活和想象中很不一样,但也就是在那样紧张的环境下,我又为未来拼了一次”。余军自幼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,父母常年在外地务工,很少陪伴,几乎在他的学业和就业选择中没有干涉,也没有给出过任何建议,然而绝对的自主权并没有让他感到轻松。

   “高考落榜,选择职校是一种无奈吧,其实当时很迷茫。”余军告诉记者,直到真正进入职校生活,他仿佛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,不仅课程安排十分紧凑,每学期8周的实操课更是锻炼了本领,但真正让他有了升学念头的是顶岗实习期间的深刻感受。

   “本科生直接进研发部,专科生留在生产一线,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平衡感。”余军说,他必须在进入职场前,让自己有充分的选择空间,升学是能想到的最快捷径。

   “兜底”的路也很香

   程邦炼、余军都曾是“卷面成绩”不太好看的孩子,却都在误打误撞的职校生活中一步步明确了自己的成长成才之路。记者了解到,为了让更多学生少走弯路,四川省明确提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要开展职业启蒙教育,规避现阶段学生对自身特点不了解,同时没有对职业的基本认识的共性问题,激发他们根据自己的职业认知以及自身兴趣、条件等对未来职业生涯进行思考。眼下,“大国工匠进校园”“劳模进校园”“职业教育活动周”等活动正在中小学阶段如火如荼推进。

   事实上,通过学习技能改写命运,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,甚至不断涌现出行业顶尖人才,他们中有人成为了岗位能手、创业偶像、大国工匠,让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原来“兜底”的职校也可以很“香”。据悉,近年来,为了确保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同等地位、同等重视、同等支持,四川省不断改革体制机制、深化产教融合,明确提出了建立教育——就业“旋转门”机制,探索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、职业资格证书所体现的学习成果认定、积累和转换,为技术技能人才职业发展、终身学习提供有力支撑。

   “职业教育最重要的教育优势,就是教会学生职业规划,无论是升学还是就业,都能做到不浪费机会,在平凡的岗位上发光发热。”王洁很想用过来人和师者的身份消除更多学生和家长的偏见,在她看来,“职业教育和其他教育都是同等重要的教育,成才的方式不在于选择了随大流的教育,而在于选择了适合的教育。”(记者 李娜)

百度